邮箱

info@csaf.org.cn

电话

010-58138033

新闻中心
NEWS
徐永光:农村教育的三个痛点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发布日期:2020-06-23
作者 ▏徐永光
文章源自 | 社会创新家

微信图片_20200623105808.jpg

农村教育有三个痛点,值得教育公益来关注和投入。



1

缺乏优秀师资,

尤其是音体美教育的缺失




农村学校硬件上,政府投入不少,痛点不在硬件。缺乏优秀师资是农村教育的一个痛点,我以为痛中之痛是缺乏合格的音体美老师,因此出现音体美教育的缺失


2018年我参加福建省乡村振兴会议,去之前,请福建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做一个全省希望小学音体美开课情况的调查。他们很认真地做了调查,告诉我的数字是:福建省四百八十所希望小学,有一半以上没有开音体美课或者没有配备专门的音体美老师。希望小学条件相对还算比较好的,由此可见农村学校音体美教育成什么样子。


因教育考核的指挥棒重主科数理化,轻副科音体美,不考核,可忽略,这样的教育是要出大问题的。教育之于儿童,不只是读;数理化不是起跑线,音体美才是起跑线


在孩子年幼时,艺术启迪是打开孩子们心灵窗口的钥匙。它能够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激发创造力。等他长大了,再开发就晚了。孩子从小缺乏音乐训练,长大听力不那么敏感了,乐感就没有了,现在农村出来的孩子普遍五音不全,这是永远改不过来的。


教育孩子,如同造车,音体美教育是这辆车上的车轮,音体美教育缺失如同造的车少了轮子;数理化是什么,是这辆汽车上装的货,货是可以慢慢往上装的,可以装一辈子。一辆轮子不全的车子,不能载重多装货,且行之不远。


中国青基会在20年前曾组织国内著名词曲作家和歌手,开发了《希望小学校园歌曲》10首,非常优秀,可以一直传唱。我们给所有希望小学发放了光碟,现在居然被废了。我在这里引用蔡元培先生的两句话:一是“全人教育,首在体育”;一是“美育可以替代宗教”。领会这两句话,我们才算真正懂得什么叫做教育。



2
教育信息化的落伍



农村教育的第二个痛点是,教育信息化的落伍


2002年,时任教育部长陈至立在贵州开启了“校校通”,启动式上,演示了从卫星上接收的名师课程。这个通过卫星广播的课件是我送上去的。中国青基会1996年创办三辰影库,和教育部中央电教馆一起开发了中小学音像电子馆,推动教育信息化。当时我们把所有的中小学课程做成了名师授课的课件,部分送上了卫星,后来又做了希望网校。在希望网校开通时,我对希望小学的孩子们讲,有了互联网,配上电脑,所有优质教育资源就向你们汇集,你就是世界的中心。


互联网是推动教育公平的伟大工具,教育信息化让最好的老师从天上来,能让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有可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这也是解决农村学校优秀师资缺乏的最好解决方案


有一个鲜活案例:上海沪江集团开发了一个教育公益项目“互+计划”,即互联网加教育计划。他们专门找偏僻乡村的教学点,有的只有一个老师,有几个学生,一、二、三年级所有的孩子、所有的课由一个老师来教。这样的教学点一度全部撤销了,现在又恢复了一些。为什么呢?因为在山区把所有学龄儿童集中起来办学,一些年幼孩子过早离开父母过住校生活,并不符合教育规律。


“互+计划”用教育信息化,用一个平板电脑助力乡村教育,项目落地的条件之一是政府开通教学点的Wi-Fi通信。结果,奇迹出现了:甘肃定西鹿马岔教学点只有一名老师、三个孩子,“互+计划”开通了包括音体美的所有课程,而且是名师开课。一年后,三个孩子的语文数学平均成绩在全区学校排名第一,他们唱歌跳舞也都学得很好。


河南三门峡一所村小,原来只剩15名学生,村里大部分孩子由家长陪着“教育移民”到县城读书了。“互+计划”落地一年,教育效果令人信服,结果已经离村的62名学生被吸引回村读书,学生增加到了77名。


这是什么力量?是教育信息化的力量。2002年启动校校通,累计投资可能在几千亿,现在乡村的教育信息化怎么样啊?不怎么样。浪费了多少钱!因为封闭,外面的优质人才、优质资源进不来。



3
近两千万山村儿童的学前教育空白



农村教育的第三个痛点不在义务教育阶段,而是学前教育。到目前为止,还有近两千万西部山村的孩子没能上幼儿园,没有接受学前教育。


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已经实现免费教育,教育经费是政府的刚性支出,而学前教育还没有列为政府的刚性责任,贫困地区政府没有钱投入学前教育,也不能追责。这正是公益可以率先介入的。


2018年,我陪同浙江新湖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叶正猛去云南西盟佤族自治县了解学前教育公益模式,看了德国志愿者马克在那里建的公益幼儿园——马克已经在云南、四川等地创建两百多所幼儿园。我们看了一个建在“福和希望小学”原址上的公益幼儿园(香港慈善家陈廷骅捐资建设了600所“福和希望小学”,捐资协议是我去香港与陈先生签署的,因为乡村教育资源整合,这个希望小学旧址用于学前教育,也是物尽其用),孩子们见到外来客人,非常快乐大方,跟我们说话对答如流,普通话也说得很好,上幼儿园之前,他们只会佤族方言。如果不上幼儿园,他们上了小学根本听不懂普通话,需要一年多时间才能适应,这真叫“输在起跑线”了。


而且幼儿教育内容主要是玩游戏、玩音体美,这对于儿童教育启蒙至关重要。新湖基金会找到了精准扶贫有效投资的创新路径,决定资助7000万设立“新湖乡村幼儿园计划”,并与怒江州政府合作,实现怒江乡村幼儿园全覆盖。


教育公益一定要找到真正的痛点,要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乡村教育中音体美缺失、教育信息化落后以及两千万山村儿童的学前教育空白,需要公益组织和志愿者来补位,也是公益资源投入最有效的地方。


支持基金会

线下捐款:

银行捐款

户名: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开户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元支行

帐号:600669992

开户行行号:3051 0000 1299

邮局捐款

单位名称: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东街8号 澳门中心写字楼806室

邮编:100006

备注:请您在捐款时在汇款附言栏指定用途,如果您未指定,我们会根据需求将您的捐款用于本基金会公益项目资助活动。

如需捐赠收据,可与秘书处联系。


关于我们:

基金会电话

010-58138033

基金会邮箱

info@csaf.org.cn

基金会微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微信服务号

服务号二维码.jpg

微信订阅号

订阅号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