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邮箱

info@csaf.org.cn

电话

010-58138033

筹款金额
捐赠人数
项目背景与服务内容

“小时候我能记得住门前有几颗杨柳树,邻居家的老黄狗有几颗牙,却唯独记不清爸爸妈妈的脸。”

这是一位长大后的留守儿童引人深思的回忆。


奶奶既是奶奶也是妈妈


美娜已经有8年没见过妈妈,1年多没见过爸爸了。

她家坐落在古城镇,土地贫瘠,庄稼全靠老天的眼色,风调雨顺,则有收入,反之,一年的辛苦就会付之东流。

弟弟3个月时,妈妈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再没有回来。在美娜的记忆里,妈妈的形象模糊而陌生。独自挑起家庭重担的爸爸只好常年外出打工,每年过年,爸爸会回家短暂小住,那是美娜和妹妹觉得最幸福的事。

1.jpg

从此以后,奶奶既是奶奶也是妈妈。每天早上5点半,奶奶会准时醒来,为上初中的美娜做早饭,然后再去送美娜去车站上学;6点半,再为妹妹和弟弟做早饭,然后再把他们送到校门口,风雨无阻。

奶奶今年70岁,有骨结核病,做过手术,在腰里顺了一根钢板。走路时,微微弓着腰,天凉时,就会疼。

2.jpg

姐弟三个会帮奶奶做很多家务:洗锅、洗菜、扫地、喂鸡……

美娜很喜欢唱歌,她希望有一天爸爸可以不着急外出打工,而是耐心地坐在她身边,听她唱一首歌,这是她存在心里的小秘密。


一场大火,让家庭支离破碎


那个春天,佳玲失去了爸爸,妈妈和弟弟被重度烧伤。弟弟变成人见人怕的“怪物”,后期的治疗费用更是无底洞,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绝望和困境。

唯一令人庆幸的,那场大火中,佳玲没有受伤,这对于极度绝望的妈妈来说,是个盼头。

因为家里的劳动力只剩下妈妈,妈妈一边要外出打零工挣钱养家,一边要照顾弟弟,很多时候只有佳玲一人留在家里。妈妈在家的时候,佳玲是妈妈的好帮手,帮她照顾残疾的弟弟。

弟弟在火灾中,容貌尽毁,小孩子都怕他,佳玲是弟弟唯一的玩伴。她给弟弟洗衣服,领他去玩耍,教他认字。弟弟像个小小跟屁虫,佳玲走哪儿都要跟着。

3.jpg

在学校里,佳玲是个乐观的好学生。她对事情总是充满着热情,喜欢帮助别人,同学们都喜欢她。

佳玲爱笑,虽然在一个人的时候,她不知哭过多少次,但在妈妈面前,她是个爱笑的孩子。这也让一度想轻生的妈妈,一次又一次拾起希望。佳玲说,其实,她最想做的是妈妈和弟弟的小太阳。她希望凭自己的力量让妈妈过上好生活,挣钱让弟弟整容,变成小时候可爱的模样。


一个人就是整个家


爸爸去世时,晓莹才6岁。当时,晓莹的哥哥正在读高一。

回忆当时的情景,母女俩依旧难掩泪意。面对家里突遭变故,哥哥提出退学帮妈妈分担家庭重担。妈妈说:“只有你们两个好好学习,这个家才有希望,妈妈再苦再累都能撑着。” 

平时晓莹是住校的,只有周末回家,白天在自己家,空荡荡的院子只有她一人,住在附近的大伯家对她的照顾只能是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她自己学习、自己洗衣服、自己看电视、自己去找朋友玩,没人安排没人约束更没人关心。

因为之前给晓莹爸爸看病欠下了债务需要偿还,妈妈为了多赚钱养家,一年只回家两三次。妈妈没有技术,在建筑工地上只能做小工,每月辛辛苦苦才能挣二千七八百元。为了能多挣点,妈妈还兼顾着为工地上的工人做饭,一人打两份工,起早贪黑。

5.jpg

生活虽然辛苦,但爱让这个家充满了希望。晓莹很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她说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快快长大,让妈妈不再辛苦操劳。


从2010年开始,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每年暑期举办“幸福列车”公益活动,帮助了贵州、广西、甘肃、安徽、湖南等多个地区的近千名留守儿童到在外务工父母的所在城市与父母团聚并带孩子们进行了游学,为社会关注留守儿童及留守儿童教育起到了促进作用。活动旨在多方面助力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希望他们对多彩的世界有正确的认知,让他们的童年更多快乐。


2018年开启的“幸福列车-从心出发”公益项目计划通过系列帮扶改善留守儿童已经存在的疏于照顾、关爱不够、沟通不足、教育不足等一系列学习及心理问题。


根据各年龄以及地区的留守儿童的差异性,将开展以下活动:

(1)团聚计划

为贫困留守儿童或农民工提供假期与家人团聚的团聚包(包含往返交通费、路途餐费、洗漱用具、水杯等),所需费用将根据不同地域远近计算。

(2)心灵成长计划

为留守儿童提供阅读包,让阅读陪伴孩子成长,让他们的童年不孤单

(3)新室计划

根据各地方、学校实际情况与需求,为留守儿童集中的贫困地区学校改善教育生活环境。

(4)助学计划

为贫困地区学生(中学)提供每人每年2000元生活补助,连续三年。

展开全部
合作单位
暂无数据
相关项目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