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力量,推动尘肺病救助与防治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2014-02-24 09:11

    近日,大爱清尘举办“农民工尘肺病救助与防治对策研讨会”。来自社会学、法学、劳动关系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维权律师及NGO人士等,就如何解决尘肺病农民工医疗和生活救助及防治等问题各抒己见,共商对策。

    研讨会分尘肺病问题现状及救助困境、尘肺病救助与防治对策两部分进行。与会人士或结合自己介入的尘肺病农民工维权案例实践,或从尘肺病救助与防治对策研究、法规修订等专业层面,就如何救助救治尘肺农民工,从制度上杜绝尘肺病提供诸多建设性建议。旨在通过呼吁与建言,推动政府建立有效的尘肺病救助与防治制度。


为呼吸而呐喊

    尘肺病是由于长期吸入大量细微粉尘而引起的以肺组织纤维化为主的职业病。尘肺病已成中国最严重的职业病,发病率高居职业病之首。据卫生部资料,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累计报告尘肺病676541例,死亡149110例,病死率为22.04%。尘肺病正在以每年两万多人的数量剧增。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目前我国的职业病统计数据是通过职业健康监护获得的,而大量的职业危害因素集中且问题严重的中小企业和乡镇、私营、个体企业职工并不在健康监护范围之内。据估计,目前中国累计尘肺患者达600万。

    大量尘肺病农民工在依循现有法律程序寻求救助时,往往难以提供劳动关系证明或用因人单位不复存在而无法进入职业病诊断程序,进而因无法享受工伤保险而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救治,病死率极高。他们丧失了劳动能力,家庭生活陷入绝境,债台高筑,一部分尘肺病患者不得不走上群体性维权的道路,尘肺病问题已经日益成为影响地方发展和稳定的大问题。

    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和搜狐微博副总经理程刚分别致辞。王克勤表示,大爱清尘致力于通过持续不断努力,推动全社会关注尘肺病农民工兄弟,推动企业和政府履责, 推动国家层面对尘肺病问题的解决,他说:“大爱清尘将继续秉承低头救援,踏实做事的原则,积极理性地推动救助与防治,争取一切可争取的资源,最终通过立法的改良与完善从根源上在中国杜绝尘肺死难”。搜狐微博副总经理程刚表示,作为最早的四家发起单位之一,近两年来对大爱清尘的各项活动搜狐都会给予所能及的支持。搜狐微博会坚持和大爱清尘一起为农民工兄弟获得自由呼吸而呐喊,为引发更多公众关注和参与、帮助这一群体尽一份力。

    大爱清尘管委、尘肺病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戴春主持会议并就她所起草的两会建议进行说明。该建议书中提出了包括落实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通过农村大病医保对尘肺病予以救助、建立尘肺病救助和补偿基金、强制性缴纳工伤保险、严格监管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及重新修订《尘肺病防治条例》等几点建议。与会专家围绕这些建议进行了研讨。

建言落实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

    2011年7月1日生效的《社会保险法》确立了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制度。 《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的工伤保险待遇应当由用人单位偿还。用人单位不偿还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可以依照本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追偿”。但在现实中,由于实施细则不完善、现有条款落实不到位等客观原因,“先行支付”始终不能落地,实施效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北京义联劳动法律援救与研究中心主任黄乐平就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制度的实施现状进行了分析,并对制度落实提出建议:提高工伤保险统筹层次,解决剪刀差的问题,通过省级统筹解决工伤保险基金不足的问题。其次,推动人社部和其它跨部门的规章,解决“先行支付”落地的财务规章制度问题。第三,完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第四,允许和鼓励地方现行试点。第五,符合“先行支付”的地区和劳动者可以通过提起行政诉讼的方法来推动这个制度落地。

尘肺病医疗救助纳入城乡居民医保

    对于尘肺病的解决首先应该考虑到工伤赔偿,但在大部分企业不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或者企业不存在找不到责任主体的情况下,通过基本医疗保险解决尘肺病患者的医疗救治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传知行研究员杨子立提出了将尘肺病纳入新农合的几条建议,一是在县级推动将尘肺病纳入到特殊大病保障,二是提高新农合的统筹层次,以提高筹款能力和偿付能力。目前有四川乐山、云南水富、甘肃古浪和江西修水都将尘肺病纳入当地农村医保,建议总结这些地区的经验,在全国开展试点工作并逐步予以推广。

呼吁建立尘肺病国家救助制度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进入市场经济以来,由于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发展观和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工伤保险制度建设滞后、法律法规缺失、企业用工违法和劳动监察缺位等因素,导致尘肺病救助与防治基本处于失控状态。因此,国家应承担起尘肺病救助的主导责任,建立起以政府为主导,用人单位、工伤保险、民政救济(包括低保)、新农村医保、社会慈善机构参与的立体式救助体系。由政府牵头建立尘肺病救助和补偿专用基金,由政府和涉尘企业共同负担。

    在研讨会上,乐施会中国部城市生计项目经理王英瑜介绍了“香港肺尘埃沉着病补偿基金”模式,由政府向所有从事接尘作业的企业按其产品总价值或者建设工程总价值的一定比例征款,以此款项作为基金的主要来源。香港的经验对于建立尘肺病国家救助制度和建立尘肺病救助与补偿基金是有借鉴意义的。首都经贸大学李琪教授提出中央政府建立国家救助尘肺病患者的制度,对于无法证明劳动关系,难以获得职业病待遇或者工伤赔偿的尘肺病患者,由国家承担起终极救助责任的建议。建议由中央政府建立“尘肺病患者救助基金”,基金主要用于为那些无法按照现行程序获得职业病待遇的尘肺病患者提供治疗费用和基本生活保障费用。并建议基金应由各级政府和涉尘企业共同负担,另外,还可以通过社会慈善捐款募集一部分资金。

简化尘肺病救济程序

    由于我国现有尘肺病防治和工伤(职业病)待遇的法律法规之缺陷,以及行政部门执法不严甚至不作为,又使大量尘肺病患者遭遇到无法逾越的救助障碍。在现实中,大批尘肺病患者在依循现有程序寻求救助时,由于难以提供劳动关系证明或者用人单位不复存在而无法进入职业病诊断的申请程序,进而难以获得基本的治疗和救助,其家庭也随之陷入生活绝境。广东圣方律师事务所罗延飞律师就他所代理的几起尘肺病维权案例探讨了现行法律下尘肺病的诉讼困境,尘肺病患者代表刘建伟也就自己的维权经历提出了现实中尘肺病维权困境。首都经贸大学李琪教授提出了简化尘肺病患者的权益救济程序的建议,认为尘肺病既然是一种特殊职业病,则不应以患者与特定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作为获得职业病诊断、认定、治疗和赔偿的前提条件。一旦患者被确诊为尘肺病,则应直接进入责任认定程序,并根据劳动能力丧失程度获得职业病待遇或者国家救助。

完善制度加强监管

    目前,用工制度不完善、监管缺位、执法不力等问题,使尘肺病的救助遭遇巨大困境,也使新的尘肺病例在不断产生。研讨会上,专家们就如何完善劳动用工制度,强制性缴纳工伤保险、加强尘肺病防治监管等方面的问题进行集中讨论。专家们建议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管,对严重违法用人单位予以严惩。此外针对地方政府与企业主要负责人,应建立责任追究机制,强化政府监管职能。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安全工程系教授孟燕华教授作了题为《加强尘肺病防治监管的对策探讨》的发言,中国人民大学郑尚元教授作了尘肺病农民工权益救济探讨及《尘肺病防治条例》修订建议的专题发言。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卢晖临副教授以湖南耒阳和张家界桑植风钻尘肺农民工维权案为例分析了尘肺病救助困境,指出尘肺的高发和尘肺工人的处境,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中国高速发展的奥秘以及改革的政治经济本质。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指出:GDP至上依然是整个社会都在追求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位,发展不是目标,人才是目标,人的生存人的幸福人的自由人的尊严才应该是真正的目标,发展应该是为了人的根本目标服务。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李楯、劳动关系学院教授冯同庆、乔健、王江松,人民大学教授孙树函、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炜、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石秀印等参与研讨。

    此前,大爱清尘曾在微博发起寻找代表委员的行动,希望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把研讨会的建议和600万尘肺病农民工的心声带到即将召开的“两会”上去,短短两天内,就有无锡人民医院的副院长陈建瑜、长沙老百姓大药房谢子龙等四名全国人大代表主动联系大爱清尘,表示愿为尘肺病患者能够得到健全的医疗和生活救助而奔走呼吁。

    根据与会专家意见,大爱清尘将起草“尘肺病农民工国家救助建议”委托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提出议案(提案)建言两会。

    大爱清尘基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大爱清尘基金,源自2011年6月15日著名记者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大爱清尘·寻救中国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专项救治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缺失救助与关心的中国600万尘肺病农民的公益项目。新浪网、腾讯网、搜狐公益、支付宝公益、天涯公益等传媒机构核心支持,2012年3月,经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批准成为独立基金。截止今年春节前,已累计募款超620万,救治患者608人

  • 查看现有公益项目
  • 我要捐款:
  • 捐赠地址及帐号
  • 基金会秘书处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东街8号 澳门中心写字楼806室
  • 邮编:100006
  • 总机:010-58138033
  • 传 真:010-58138073
  • 网址:www.csaf.org.cn
  • 邮箱:info@csaf.org.cn
  • 基金会银行账号
  • 户名: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
  • 开户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元支行
  • 帐号:600669992
  • 开户行行号:3051 0000 1299